当前位置:首页 > 沧海遗玉 > 第7章:百丈天

第7章:百丈天

沧海遗玉 | 作者:初岁| 更新时间:2019-09-02

司马良坐在那里喃喃自语,随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就在那里大声的呼唤着指导者,可惜的是奇迹最终没有出现。

vivian红着眼睛抓着一旁的栏杆跟着他一块抵达格姆女神山上的终点站,不远不近地一看,先前山上的石头崩塌,是砸着几个过往的游人,其中一个老人和孩子,满手满腿的血,吓得她更是惊魂。

“我跟你说我同易琛的爸爸结婚以后,他爸爸一次都没有碰过我,这是真的。因为当年他娶我也不过是为了隔开我跟易琛,他不想要放我这个可能威胁到他儿子身家利益的女人与易琛在一起,所以他才娶的我。就像当年他重病住院还跑出来找你谈话一样,他也不放心你,不想你同他儿子在一起。”

“易琛,我可以相信你吗?还像当年在‘y珠宝’时遇见你一样,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裴淼心你话很多!”曲耀阳皱眉,看着她不高兴,“现在这房子是我的,我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你要不高兴,我退租让你走人就是了!”

睡得最不安稳的时候,好像腰间一轻,一阵旋转,又回到了自己温暖舒适的小床上面。

曲耀阳冲他们点了点头,回身,“怎么样,短信发出去了吗?”

“唔……好重……”

他看着她娇红如花的侧颜,听着她崩溃又无助的轻喊。这一刻他的大脑明明是清醒的,若说前一刻发现自己还在她的里面时仍有一丝混沌,那么这一刻便怔怔是清醒,清醒着感受她夹着他的每一丝力道,已经她越发混乱的呼吸和狂乱的心跳。

曲婉婉咬唇,转身快步从二楼下去,在茶几前找到那只盒子,打开了,里面果然是一对漂亮的钻石胸针。

“现在你是‘玉奇’最大的老板,就算是以前的同事,他们也是给你打工的,他们有什么资格谈不愉快?该留的留,该炒的炒。”

在发生了那天那样的事情,他都还没来得及同她解释一些什么,就因为过分的尴尬而临时出差去了马来西亚,本想着一个人在待上几日,等到他想清楚怎么认真并妥善地处理好她同夏芷柔之间的关系,他就回来找她,同她解释,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喜欢她,想要跟她在一起。

“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曲母一贯盛气凌人的姿态,却到底难掩了她眼底的憔悴与疲惫。

芽芽当时的话,那么无心又那么认真的一句话,还是一下让裴淼心怔楞在当场,红了眼睛。

“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会让你同那小贱种结婚,来侮辱我的家门?”曲母侧头冷笑了起来。

裴淼心不想理会,倒了车只想从这里离开,可是曲母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抓住驾驶座旁的倒后镜,就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的姿态。

她的小手有些颤抖,颤颤巍巍地揪着他两边手臂。

她咬了下唇,还是提着裙摆上前,坐进了他的车。

夏母正在一侧的柜台前挑选过两天晚宴要戴的耳饰与项链,夏芷柔则坐在另一侧的柜台前,试着一柜琳琅满目的钻饰。听到女儿不快的声音,她连忙拎着自己的小包坐到她身边。

夏母冷哼一声,兀自走到一边去挑选自己的东西。

“裴淼心你干嘛!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跟她说对不起!”苏晓气得都快要疯掉,“她妈刚才还打你了!你脸都肿了,她们还想要冤枉你是不是啊?!凭什么你还要跟她说对不起……”

易琛的两只手趴在车顶前,不觉有些自嘲地低了低头,“那你一定是看错我了,我没你想的这么本事,我救不了一个就快失婚的女人。”

郭律师紧张地看了她一眼,说:“裴小姐,你有没有事?”

曲耀阳说完了话便勾了下唇,也没有下,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她差点就要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脸上表情,却是刚刚有了这样的企图,头顶牟然一压,已经落了只大掌,继续将她的小脸扣压在他胸前。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没有。”

他应了声“好”,说:“你过来了一定给我电话,不要让我找不见你。”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宏科’的首席秘书,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不好。”

苏少突然从人群中过来,“翟俊楠那个不要脸的已经跑了,我看啊,晚上的饭局他也不打算做东了,取消。”

她别过脸不去看他,挣扎的动作到也减轻了一些。

她同样皱了眉站在那里,“干洗电话几号,这个最好送干洗。”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amanda在臣羽回国之前给我发了封邮件,说她怀疑臣羽是借着滑雪的名义自杀,可我却是相信我的弟弟,他一定不会是个那么脆弱的男人,他一定不会去自杀,他不会!”

返回卧室里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

所以她跟曲市长商量的结果就是,聂家的亲事可以黄,可以曲耀阳的资质和条件,他完全可以再找其他更好的女孩子。

她又叫他“大哥”了,每回只要她想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她总会叫上这么一句。

他似乎牟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什么,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打开车门问她:“正好晚上你也没吃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点小吃再回去。”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耀阳,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一直觉得你爸妈这么多年来,都是貌合神离。作为女人,我知道你妈妈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所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这点可以理解。”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可是曲夫人怎么办?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我更不放心。”

“孩子……”奶奶粗糙得几乎快见了骨头的手轻轻覆盖住裴淼心拿着汤勺的那只。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好了,爷爷,我约了朋友,我先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