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爱的请原谅我遇见了你 第46章:不管不顾

亲爱的请原谅我遇见了你

大海下的海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868

    连载(字)

92868位书友共同开启《亲爱的请原谅我遇见了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不管不顾

于是我更加的用力去挤压它们,总算是给我把一个眼珠子给弄破了,里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样的喷射到我的脚上。

我被这两人弄得那叫一阵心烦,一时间我连宫弦与宫一谦谁都不想见,想到此,我连夜出门,连走连订机票,可能也是老天怜我不容易,这最后一班前往杭州的飞机我还能赶得上。

也许是得了一个宝物的缘故,今天的练习我竟然一点也没有抵触的情绪。很是配合的按宫弦的要求很是配合的放出了一碗血。然后将我的血一点一点的抹在戒指上面,顿时我跟宫弦两人就被罩进了戒指所形成的结界中。

我在心中深深的叹息,不由得也在祈祷,就像是上天的眷顾一样。突然间,张兰兰一把拉着我,对我说:“梦梦,你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那个……”黑雾张了张口,然后小心的瞄了一眼宫弦,见他并没有任何怒意,这才小声的说道:“我的目标是你,嫌她碍事,可是打又打不过她,不过她也打不过我,我是趁她一个疏忽,然后吹了一口气把她给吹走了,至于把她吹到了哪儿去,小的委实不知道。”

“虽然你说这条大蛇是有灵性的,但是通过他要吃人的这件事情来看,他就算有灵性也是邪恶的,这样邪恶之物我们不能留。”

但是阿明却犹如死人般的躺着不动。我镇定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的用木棍去挑动着阿明的身体。无论阿明是死是活,我都得探个清楚,毕竟阿明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伙伴了。况且阿明还没有消掉差评。

我没好气的白了继母一眼:“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又使劲的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丹凤看懂没看懂。

而且丹凤还自作聪明的说;“往往手机的快拨键1号键都是存放着自己最亲密的人的电话。我看看你的1号键是谁的电话,打给他准没错。”吴夫人笑着说:“可是我先生比较喜欢吃一整只的鸟,切开了他就不喜欢了。锅里面的水都是被我煮的及其沸腾的,所以应该也都差不多。而且我先生还喜欢吃肉煮的比较烂的,于是我放在锅里面炖了足足有一个半小时才开锅。”

我没说出声,继续听着吴夫人说道:“我把里面的东西给端出来的时候发现,剩下的两只小鸟已经被炖的肉和骨头都分开了,但是就剩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就那么盯着我。我用手去碰它,它还会咬我。”

回到了家,继母看到我,笑得直打颤。我走进去,谨慎的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却没得到回话。

好在这一回,我并没有被困在迷阵里。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的迷阵,能够不下迷阵的人还是鬼,都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张兰兰说完,掉头看着我,“我猜你那边也没有发现吧,否则你不会那么早就回到了这里。”

如果说宫弦对我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又何必把我的衣服用法力脱掉然后就走人呢?如果这是恶作剧的话,那么宫弦也未免太无聊了。

还好这次的买家也是个女孩子,也就随意了,毕竟自由诚可贵,舒适价更高,若为生命顾,两者皆可抛。

宫弦说完,姿态优雅的向后靠了靠,给自己摆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此时,我看到金光闪闪的光线倾泻在他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丝丝五颜六色的光晕,要不是他嘴角那抹冷冷的笑容,我还以为自己梦到了神仙下凡呢。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青烟就这么回到了梳子里边,我知道小慧已经离开了王鑫老婆的身体了,这个时候我转身出去,虽然说现在已经暂时解决了,但是我想要图个平稳,让小慧彻底没有任何怨气的离开,离开这个世界追求她应该过的生活去。

“大陈小心!”没来由的,我会心中一跳,于是出言提醒大陈。

毫无思想准备的大陈,由于他还牵着那根赶牛的绳子,也被牛带动着牵扯着他,让他站立不稳的左右晃了好几下,然后就摔倒于地上。被那头已经撤开了四蹄开跑的牛拖动着拉行。

我的手抚过秋千架,却是虚空什么也没有。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宫弦走了以后,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无聊的胡思乱想,人越是无聊的时候,就越是容易犯贱。于是我突发奇想的趴在床底下,就为了想看一看那个骷髅头还在不在。

“真是让本尊刮目相看呢,你竟然可以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过本来你的功力与本尊势均力敌的,可惜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心里对她充满了愧疚,若不是因为要帮我,她也不会落到这般的地方。

宫一谦都这么成为你这个护花的王子了,我又能说什么?当下我也就答应了陆雅这个要求。

张兰兰点点头说:“对,你那天晕倒以后,我将你送到医院。一开始是觉得你疲劳过度,后来发现你不对劲,怎么都醒不过来。而且身体还瘦的不像话,就像个植物人一样,我们说的话你也没点反应。医生查不出你是什么原因,就是最好的教授给你看病,都找不出一丝头绪。”

现在我跟一谦的关系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宫一谦和陆雅正式在一起之前,我还是想再努力努力,就把宫弦什么的都抛至一边吧。

医院的窗也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大白天的,竟然吹进了阵阵阴风。我感觉冷到不行,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还是从心理上的。张飞停顿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到正题上来。

“飞,飞天的人头?”我对于这种胡乱逛的人头的认知都还停留在最之前去张兰兰家里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从飞机上就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东西。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我打趣着对阿明说。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张兰兰。张兰兰却只是撇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说:“走吧,要是我的判断没错,金先生应该就在这栋楼里面了。而这边不可能住太多的人,因为只要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这边跟别的地方的不同,那么就会惊动附近的高层。那么一些比较重要人就会优先居住在里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那么那一栋楼一定是被金先生给买了下来。”

我在这回去的路上不停的消化着刚刚张兰兰透露给我的信息,这个山谷整个就如同一个被封闭起来的峡谷,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说完,张兰兰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吴先生紧抿着嘴唇,他夫人却露出了一副惊恐的神情,像是不能相信一样。吴夫人单薄的身体就在空气中瑟瑟发抖,吴先生把她身上的披肩给拢紧,然后叹了一口气。

我与张兰兰也停了下来,大明说得没错,确实是不对劲。

张兰兰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这让我心里安慰了许多,毕竟这一回不是单独针对我。可见是这个地方有问题。

我接了过来连忙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很快的缓解了我那呯呯呯直跳的心。

我连忙抓起那杯还没有喝完的水,又一口气的将水全部都喝完,方才觉得好了一点。我的邻坐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应该是感觉我这一动一动的太不正常了吧。

直接就走到了宫一谦的房间里面,从宫一谦一直放钥匙放门卡的抽屉里拿了一串的钥匙,“一谦,你肯定还有备用的,这钥匙我就先拿走了。”说完,也不顾宫一谦会不会拒绝,我就直接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我找准了位置,朝着手指就是狠狠一滑。但是奈何手指上的血管太细了,就算是刀口再锋利也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只能让我的手指头破皮,顶多划出一道红色的痕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血流出来,都是还没开始流淌就已经干涸结块了。

我等着张兰兰回短信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难道宫一谦真的就是跟陆雅两个人昨晚就是谈生意谈的太晚了,所以两个人就干脆就……同塌而眠?

此时宫一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梦,你别跑了,再跑的就追不上你了。”他的声音近得就像是附在我的耳边说的,致使我的手还下意识的伸向了耳边,却是什么也没有。

我边做边在心里面纳闷的想:自古以来,心魔都是最伤人的。可是我这些不堪的过往对我却没有多大的影响。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我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走在下山出去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