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废柴萌妻寻魂星 第72章:五尺竖子

废柴萌妻寻魂星

晚婷涿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3719

    连载(字)

33719位书友共同开启《废柴萌妻寻魂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五尺竖子

废柴萌妻寻魂星 晚婷涿鹿 33719 2019-09-02

“杀!”

他显得很不甘心。

唉,早知道他们应该拿点点心来,不忍心看的话,他们还可以吃东西不是?可怜了……

太虐了!

司徒将军心中窃喜,面上却是十分镇定的安慰:“凤姑娘放心,我国的御医最擅长医治眼疾,九皇叔的眼睛不会有事。九皇叔的眼睛又不像寒月庄主那般,没有复明的希望。”

灰衣人隐在暗处,等了许久终于让他等到一个机会,趁蓝九卿的背部露在他的攻击范围,灰衣人1;148471591054062从暗处飞了出来。

他,真得很混账!

明微公主收起咄咄逼人的姿态,眼中带着泪,一脸痛苦的说道:“凤轻尘,我也是身不由己。”

豆豆的拳头,与曲惜花的指甲相撞,崩发出“嗤嗤……”的火花。

既然如此,也别怪我狠了,我凤轻尘吃了这么大亏,要不讨回来,那就太憋屈了,崔浩亭的病我不仅要医,还一定要要医好,我要让背后出手的人后悔莫及。”

什么叫杀人不见血,明微公主这就是了,明着解围实则给凤轻尘下套。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他们不是不信任凤轻尘,只是……担心凤轻尘在这件事上栽跟头。

凤轻尘的眼睛是红肿的,这明显是哭过的痕迹。

他来京城,是想给苏文清上一柱香,可在城外徘徊了数天,他也不敢去。

“把火点起来。”九皇叔和暄少奇还好,两人内力深厚,可以运转内力驱寒。

战争,会让很多家庭支离破碎,让百姓流离失所,可她没有能力阻止上位者发动战争。

最主要,他只要煽动东陵和南陵出力,自己不用出一丝力气,就能除去一个大敌,何乐而不为。

“攻下了江南城,兄弟们加官进爵,以后你们就是官老爷,不愁吃穿,还有伺侯,儿子老娘也跟着享受清福。攻不下江南,大家一起等着饿死吧。”叛军首领便是亲王身边的副将,在城下他还在激烈这些人,希望手下的人,都能拿点血性出来,一鼓作气攻下江南。

为了不耽误小皇子的病情,凤轻尘火速去禀报皇上,让皇上派太医来救治。

那个手心受伤的护卫,寻了半天没有找到凤轻尘,便一脸气馁地退了回来,跪在南陵锦凡面前请罪。

一刻钟内跑到陡坡前,二柱香内爬上陡坡,这个时间就是凤姑娘自己也达不到。

“记得,对方是什么病?”凤轻尘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心中暗暗担忧。

凌天离城,他才能跟着凌天走,在棺材铺子闷了上个月,蓝景阳已经受够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活,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离京,而凌天是最好的选择。

“看样子,这禁地有古怪,我们要小心。”依旧有冰块随着他们往下落,低头往下看,下面一片雪白,看似很近,可他们却始终没有落地。

凤轻尘一脸狂喜,期盼地看着玉粒,希望这玉粒能争气一点,再帮她一次。

“已经传回去了,只不过我们的消息比西陵晚了一步,甚到还没有北陵来得快。”秋雨不敢去看苏绾的脸色,生怕她发火,却不想苏绾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皇上会理解的,我们在这里没有可用之人。”

凌天脸上的笑容越发地不自然,暄少奇则是笑容满面的解释:“小师叔是师公晚年收的弟子,那时候家师以自立为户。”也就是说,两人其实关系并大,也只是担了个辈分在那,暄少奇客气才称凌天一句小师叔。

九皇叔这话就像炸了锅,引来众人热烈的议论:“当然是论江湖礼节,凌堡主在暄宫主面前,也不敢放肆,凌少主怎么能在暄宫主面前摆前辈的架子。”

这下,别说长公主了,就是她身后那几个侍女脸色也变了:凤轻尘居然说她们是下三滥的货色,西陵长公主只能给九皇叔倒酒。

也不知苏文清怎么走的,三两下人就消失在后院,接着,就来到一长长的暗道中。

这样的箭伤,别说在心口了,就算不在什么要害,硬拔出来,那也是会带出一大片血肉。

店小二也不说话,反正一柱香的时间还没有到。

凤轻尘叹了口气,华夏五千年,人情关系最是难处理:“孙太医,不是我不帮,实在是这哪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云家药行遍布天下,最主要云家背后还有一个云城,可这又如何,他王家也不会怕。

他们现在给凤轻尘一分,日后都能收1;148471591054062回三分,大家都有利的事,何乐而不为。

这两人还算好了,像蓝末、王小生他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王锦凌先一步带走了奶宝,九皇叔派去的人自然无功而返……

暗卫心中暗道,这次惨了,却不想九皇叔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让他出去。

“行,你说是就是。”云潇不和王七这个兄控多说,摊开奏折就写了起来。

“不放!”东陵九很干脆的拒绝,再抬头,他的眸子一片沉静,根本无人知道他刚刚想了什么。

他们这点人,如何和大军打。

九皇叔的话,可不是那么好套的,九皇叔和老者打着太极拳:“她父亲姓凤,她不姓凤姓什么?”

“你放心,我要杀她早就动手了。”老者看了一眼,不远处地凤轻尘,心中越发地肯定。

将屋子里所有的灯都点燃,凤轻尘穿上白袍,盘起长发,带上手套,将药箱里的东西一一摆放好。

横竖这些大家公子做事,都是七绕八绕的,明明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偏要矜持的拐弯抹角,拿出世家的派头,让对方主动开口。

凤轻尘吃不准,晃了晃手中的灯,一拉缰绳,不敢再往前

“九皇叔,这一地的尸体,我们要不要换一个地方。”不强制赶她走,她就厚颜的留下来。

“你们别跟我争了,说了要是争取到了名额,一定让我去。”一白胡子老头冲了出来,抓着去凤府的几个太医,逼问:“快说,凤轻尘同意加几个人?”

与其说众位太医好奇凤轻尘的医术,不如说他们更关注云潇的病情,毕竟云潇的病绝取走是疑难杂症,难倒了无数的大夫,要是能见证医治的过程,学到医治的方法,对他们来说比任何绝学都有价值。

“于皇家宗到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别说山东上下齐贺,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

“仙子佳人,飘渺云山,美,果然美!”

就算凤轻尘会信,他也不想说,这笔账他会找西陵天宇算。

没办法,她有一个师兄是法医。空闲的时候,总是被师兄拉去帮忙。

一位贵公子在官差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是。是。”官差上前,就准备将凤轻尘拉出去。

“你……”凤轻尘咬牙:“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为九皇叔制作震天雷,这可不是小事,可她能拒绝吗?她要如何拒绝?

如果没脑的想要一统天下,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会出手杀了对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还是从哪来滚哪去的好。

朱唇不点而红,双颊粉嫩如同上好的胭脂点缀了一般,媚骨天生,可隐约又有一分刻意的味道。

“出事了。”

她可以肯定,夜叶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害人终害己,也不知夜叶看到那条蟒蛇会是什么表情。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萌宝压根不知,她的一个小举动,引来了多大的震动,她成天跟在师兄身边,小日子过得特别滋润……

凤轻尘的做法,没少被九皇叔抱怨,九皇叔一向认为:“女孩子就该娇养,一如当年凤离嫡女,名满天下,尊贵无双,只要享受那份尊荣就可以。”拼博的事,交给男人就好了。

九皇叔只感觉身子一麻,手脚使不出力气,下一秒就被凤轻尘压在身下。

“哦。”萌宝呆呆点头,小手握成拳:“师兄你快去快回,萌宝一个人很怕的。”

得,你们不走,我走。

人质,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用的,只要确定外面的人是九皇叔的兵马,把凤轻尘推出去,定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九皇叔一路往城主府里走,在门口停了下来,身后八大家将之一上前,对邰城的士兵道:“去,告诉你们城主,我家主子来了。”

就算卢家没有暗中动手脚,他也不会拿黑骑冒险,用一千人对邰城的大军,他还没有自大到那个地步……

凤轻尘这伙什么都不做的往外走,林大人和血衣卫就是再想拿下凤轻尘,也不会动手,他们背不起对先皇不敬的大罪。

娃娃亲什么的害死人,凤轻尘叹了口气,将她娘在她还没有出生时,把她当成哄小孩子的糖许配出去一事,细细地说了一遍,至于暄少奇的身份,凤轻尘也没有什么避讳,当着云潇的面就说了出来,这事能瞒多久。

“浩亭的病?你已经动手医治了?”不是云潇不关心崔浩亭,实在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凤轻尘会在经历这么大的事,还能如约依治崔浩亭。

他要赶在东陵九的死讯,还未传到东陵前赶到东陵,趁乱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他在警告皇上,别再拿凤轻尘作伐子,再有下一次他不介意鱼死网破。

“本王的好皇兄,现在才想到这一点,会不会太晚了!”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本王骗了你,你真会把本王踹下床?”九皇叔就着凤轻尘的话问了起来,漆黑的船舱内,唯有那双眼熠熠生辉。

“是。”夏挽很激动,声音比平时大了一倍不止。

不过,凤轻尘可以肯定,面前这些活死人,就算不是什么丧尸,也是用毒物造出来的,反正这些活死人不是鬼。

“既然不是鬼,那我们也不必等到天亮再动手了。”暄少奇看了一眼九皇叔,九皇叔略一思索,示意暄少奇继续。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处在一个这样的位置,又不是什么闲散王爷,要说九皇叔没有想法,谁也不信。

“不无这个可能。”九皇叔眼神微变,声音又冷了几分。

蓝景阳真要和凌天搅和在一起,九皇叔直接可经给他安一个同党的罪名,不需要去天穹堡,就能把他这个少主给办了。

皇上不在,果然自由。

“你叫什么名字?”凤轻尘一边带手套,一边问道,语气依旧冰冷的没有情绪,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凤轻尘暗暗松了口气,不禁暗想:世人果然都欺善怕恶。

凤谨住的地方不算大,很快就走到,刚到门口,左岸和雪狼就听到动静,一人一狼同时走了出来。

医生也是人,也会有情绪,夜叶之前拒绝她治疗,甚至羞辱她,事手求上门,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不然她的面子往哪里搬。

“九皇叔,请你让人给夜少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和被子,回头,给夜少主服退热的丹药就行了。”退热丹就是退烧药,夜叶这个情况要不及时退烧,很有可能会把脑子给烧坏。

这就是没爹、没娘疼的孩子,一如当初的她,哪怕是横尸街头,也没有人会为她收尸。

“这是什么声音?”

凤轻尘本以为明微公主会乖乖走,毕竟她直接指出,王锦凌已经知晓,她在文渊先生死中扮演的角色,不想在离开时,明微公主还是闹了一场,或者说洛王亲兵闹了一场。

洛王亲兵要求很简单,他们只想在驿站暂住两天,与九皇叔井水不犯河水。

明微公主也柔柔弱弱的说,她在驿站住习惯了,不想住别的地方。

自责、内疚这种情绪,早在她下令杀围堵她的乞丐时消失了,她凤轻尘为了活下去,不惜一手救人一手杀人。

刀上,还沾着血与肉沫,凤轻尘却不在意,拎起刀就朝不远处的平地走去,一刀一刀的挖着土,王锦凌没有阻止,也没有上前帮忙,只在凤轻尘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凤轻尘。

“老爷,一定要这样吗?没有别的办法吗?”虽然早就决定了,可事到临头,孙夫人还是害怕。

从黎明破晓到夜幕降临,孙正道与孙夫人一直都在室内,不曾出来,屋外王锦凌、翟东明和苏文清、孙思行几人是急得团团转。

“看样子像是杀手。”天穹堡的人怎么说也是混江湖的,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云潇看两人的互动,还有九皇叔在凤府的随意,越发肯定这两人关系不是一般得不寻常,外界的传言不及十分之一。

两位大夫虽然不解,可看云潇都没有反驳,两位大夫也就安安分分的随下人去休息了,他们忙了一天,也累了。

“轻尘……”九皇叔开口,说出自己失态的原因:“在宫里,听到暗卫来报,说你早产。我心急如焚,恨不得代你受之。”

凤轻尘走后没有多久,暗卫便现身了,四个暗卫面面相觑,露出一个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