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霸道所爱 > 第44章:玄天命

“风系辅助魔法?”黑衣人看得出来林雷是施展风系辅助魔法的,“施展风系辅助魔法,速度还这么慢,看来是四级战士,最多四级顶峰。”黑衣人心中对杀死林雷有着十足的信心,二人距离不断靠近。

“恩?”林雷仿佛有所察觉一样很是突兀地转头朝远处的荆棘丛中看去,那荆棘丛中正有一道模糊不清的黑影躲在其中。

等那两只猪蹄烤好了,林雷用大的樵油叶将两只猪蹄分别包好了,然后放进包裹的夹层当中,便跟贝贝继续上路.普鲁克斯会馆,那响彻整个会馆各处的音乐声如潺潺溪水流过人的心田,会馆当中的参观者都安静地观赏着每一个石雕作品。

还有一两个星期林雷就要出发了,在恩斯特学院当中,林雷听了很多关于魔兽山脉的传说,在德林柯沃特嘴里也听说过很多。可是,林雷从来没去过。所有关于魔兽山脉的情景,林雷也只能自己想象而已。

林雷是他们1987号宿舍的骄傲,年仅十五岁就进入了恩斯特学院五年级,更是和迪克西共同被称为‘恩斯特学院的两大绝世天才’,耶鲁三人也承认林雷是个天才,可是……

石雕,那是一门极为深奥的艺术。

林雷非常享受雕刻地这种感觉,到了如今林雷的地步,石头任何一处,该用多大力气。根本不需要思考,手中的平刀会很自然地达到完美的地步。那是一种潜意识地。

“对了,老三,如果你的石雕作品想要送到普鲁克斯会馆,可是有几点要注意的。”耶鲁对林雷提醒说道。

正跟德沙特几人谈话的林雷,这一霎那,只感到全身汗毛都一下子竖了起来,心一下子悬到极点。

“圣都,那好啊,我从奥布莱恩帝国赶到恩斯特学院,也就在芬莱城呆上两天,许多地方都没来得及去。”雷诺连忙说道。

林雷看了看周围。

雷诺也点头道:“我也瞧他很不爽,我们学院第一天才人物,三年级的‘迪克西’,人家获得三年级擂台赛第一后是什么风度?两者差距太大了。而且我们一年级的第一,也不是他兰德。”

“这个估计是五年级或者六年级的学员。”林雷心中判断道。

出了学院后门,步入后山当中。

林雷当然会施展魔法,所以课堂上老师让学员尝试,林雷都是只在一旁看。

那中年人恭敬道:“是,少爷。”

“那行。”

“真是诡异。”德林柯沃特瞥了一眼小影鼠‘贝贝’,此刻的贝贝,根本不知道有个灵魂正在打量他。

“痛饮活龙血,还圣域级别的?林雷啊,你们家族的先辈还真是够厉害的啊。”德林柯沃特此刻也出现在林雷身旁,看到《龙血密典》首段文字介绍,心中也惊讶起来。

霍格此刻根本发现不了德林柯沃特,霍格对林雷苦笑道:“林雷,看到了吧。其实按照祖先们的说法,龙血战士血脉是潜伏在我们血液深处的,要引动体内龙血战士血脉,只有这两个办法。不过这第二个办法,要痛饮活龙血,岂是那么容易的?而且……林雷,你翻到反面看看。”

林雷翻页看去。

林雷老实的点头。

林雷抚摸着小影鼠,心中想想也感到震撼。

“哦。”

林雷不由怦然心动。

耳朵动了动,林雷转头朝远处一处古屋院子方向看去:“有声响?”当即悄然地朝那边走去,林雷的步伐非常的轻,平常的时候就可以做到几乎没什么声音了,此刻故意为之,更是丝毫声响没有。

所有人将目光看着秃顶老者。

在一群贵族、平民,乃至于教廷人员的注目下,林雷、希尔曼便这么走出了教廷大厅。

“下一个。”秃顶老者又说道。

旁边的希尔曼转头看过来,一看到小影鼠顿时大惊道:“魔兽,难道是噬石鼠?”希尔曼对于魔兽种类不是很清楚,曾经有过一只军队被噬石鼠群给吞噬掉,所以一般军人对于鼠类模样的魔兽比较惊惧。

对于魔法只有模糊认识的希尔曼,心中不由有些惊恐担忧。

随着小影鼠的叫声,林雷、希尔曼、小影鼠就这么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玉兰大陆魔兽山脉以西,分为神圣同盟和黑暗同盟,其中神圣同盟中为首的王国便是——芬莱王国!

“希尔曼叔叔,今天这里的人真多,许多贵族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了。”林雷笑着对希尔曼说道,这个时候小影鼠‘贝贝’也缩在林雷衣服内部,偶尔露出小眼睛朝外面观望。

德林柯沃特微微一笑,故意装作咳嗽两下,才慢吞吞传音道:“魔兽影鼠,无法明确说是几级魔兽,因为它是一个种族。鼠类的魔兽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噬石鼠,一种是影鼠。但是不管是噬石鼠还是影鼠,都是吃杂食的,无论是石头,骨头,甚至于肉,它们都吃。”

紫色影鼠最低为七级魔兽,也就说这紫色影鼠最起码也是跟‘迅猛龙’一个级别。

“哦?德林爷爷,听你这么说,平等契约优点很多,为什么现在大多数不用呢?”林雷有些疑惑。

林雷可是看到过那位迅猛龙背上的神秘魔法师施展魔法,都是先低声的念着魔法咒语的。

“对,大量的魔法力、天地元素,再经过‘精神力’的控制,最终形成魔法!有时候要施展很强的魔法,对精神力要求太高。所以就需要‘魔法咒语’的辅助。”德林柯沃特微笑着说道。

德林柯沃特笑眯眯说道:“林雷,别着急,首先要告诉你的是……因为没有专门的测试工具,我只能测试你是否拥有成为‘地系魔法师’的天赋,至于其他系,没有工具,我也没法测试。”

霍格身体一颤,脑子才恢复清明∶“林雷。”霍格整个人猛地库房方向冲了过去,速度快的吓人,希尔曼看到这一幕心中也猜出一些,立即跟著冲了过去。

深吸一口气,霍格看向希尔曼∶“对了,希尔曼,你刚才说乌山镇,乌山镇现在伤亡情况怎麽样?”

这老者这才笑了起来:“哦,这盘龙之戒应该是你起的名字,或者是你先辈起的名字吧。说来……这枚戒指,当初我发现它的时候,查遍了各种资料也没查出它的名字,而后我就擅做主场,直接起名为‘大地之戒’。至于它的原名,我也不知道。”

德林柯沃特一生却没有孩子,也没有孙子。现在听林雷称呼他德林爷爷,德林柯沃特寂寞了数千年的心忽然感到温暖了起来。

那剑吟声,比之龙吼更响亮,响彻天地。

“少爷??”管家希里眼睛一下子红了,体内斗气猛然爆发,整个人如同火红色闪电一样直接飞扑过去,体表形成护体气罩,同时双掌极速拍向墙壁倒塌的碎石,那倒塌的墙壁碎石,跟管家希里,几乎是同时压在了林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