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手机版

祁染泱-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756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1章:食箪浆壶

祁染泱 47567

师生的关系,有若君臣、父子。

方家的败家子……啊,不,恩师居然还要给我们补课!

方景隆呢?脸上的眼泪还没揩干净,他瞪大了眼睛,只直勾勾地看着那宦官。

此时,他眼眶竟有些发红,哭了,捶胸跌足的恨自己竟没有也跟着收购一些乌木,惊怒交加之下,上前想要一把扯住方继藩的袖子,谁料扑了个空,身子一歪,跪了,双手却是趁势一把抱住了方继藩的大腿:“方少爷,方少爷……有话好好说,八十,至多八十了,不能再高了,方少爷,咱们是老朋友,要讲道理啊,就八十两,请方少爷格外开恩……格外开恩……”

方继藩凶巴巴地道:“什么时辰了?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哎……祖宗……

方继藩隐隐有一种要完的感觉。

方家的小子……会写字吗?

邓健恰好端茶进来,差点和方继藩撞了个满怀,方继藩道:“小邓邓,走,给这谁谁谁领路,领他看看咱们家。”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疼了,那被针扎进后脑的记忆涌上心头,深吸一口气,mlgb,这是诚心不让我做好人了吧。

这都是供应朱厚照的,里头各种菜肴,触目惊心。

刘健等人听到了此处,无一不心潮澎湃。

功效固然是有,可其成本却是低廉得令人发指。

这就是儿子和女婿的区别啊。

银子……反而是其次的了。

说罢,弘治皇帝起身:“时候不早,朕也该回宫去了,在这里,太子学到了东西,朕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刘卿,李卿,走吧。”

就仿佛这个家伙,在戳自己的心窝子一般。

这一看……他浑身打了个激灵。

这外头站着的账房先生一见到朱厚照,顿时眼睛一亮。

方继藩点点头,他清楚朱厚照的套路,点点头:“噢。”

说着,杨霞激动的接过了手谕,这手谕的风格,太像陛下了,陛下当初就是用这种简洁的命令传达军令的,等他接过了手谕,一看字迹,再没有任何疑虑了,这定是陛下的手书,一点都没错,当初,陛下可是亲自上过夜课,给他们传授过学问的,这字迹,化成灰,杨霞也认得。

他随即,便锤着胸口滔滔大哭:“天可怜见啊,这是上天有眼,是上天有眼,咱们的陛下,凯旋而归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陛下怎么可能败在胡人手里,咱们的陛下,百战百胜,何曾会惧几个胡人,哈哈……哈哈……”

他手舞足蹈,赵津却正色道:“赶紧开城门,少啰嗦。”

洛阳人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洛阳城里,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早已是人心惶惶。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无数冷冷的目光之中,梁萧上前,拜倒,正色道:“请陛下……归天!”

那么,杨义可以是忠臣,可以是贤臣,可以获得陈凯之的关照,其他大楚的文武官员,也就是同理了。

这短短一截话,便将陈凯之的内心彻底的曝露在了文武们的面前。

…………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过了一会儿,梁萧便来了,梁萧面色惨然,朝项正一拜,项正手指着梁萧道:“你是都督,说,为何这些官兵俱都不睡,在此放声高歌,为何没有立即弹压下去,领头的人是谁,还不快将其拿下?”

项正忍不住身子打颤,随即狞声道:“这是弑君,这是弑君,这是不忠不孝,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些人,疯了,梁爱卿,梁爱卿,你速速去平叛,速速打着禁卫,将这些乱臣贼子,统统杀个干净!”

而将军们,似乎也大抵知道一些事,他们选择了沉默。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他从没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因为他看得出,对方眼中依旧还腾腾的冒着愤怒的焰火,从这个人身上,能感受到漫天的杀意。

回家……可以回家了……

长刀出鞘。

是关外被数十万胡人铁骑团团围困,回到了关内的陈军?

梁萧也是一脸惨然,他万万料不到,胡人竟在这个时候来,这太令人措手不及了。

一下子,无数的陈人个个面如死灰,他们太知道这河水泛滥之后的恐怖了,一旦水淹,便是赤地千里,遭殃的,又何止是一个洛阳城。

梁萧睡得迟,不到日上三竿,本是不会起的,此时一听到这动静,却是一轱辘翻身而起,他趿鞋而起,坦着大肚子,匆匆的走出大帐中去,抬头,果然看到那翻滚的乌云,仿佛将整个大地都压得透不过气。

项正却是笑了,看了杨义一眼,随即又看向了吴燕:“若是攻城,难免损失太大,依朕来看,不急。”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杨义对陛下的决定,是多少有些看法的,在他看来,此乃不义之战,势必受天下人所诟病,甚至是楚人,十之八九,也难免会离心离德,胜了还好,一旦不能速胜,夜长梦多,楚国的灭顶之灾,也就开始了。

至于大将军梁萧,此人乃是皇帝提拔出来的大将,对陛下感恩戴德,前几年,便是他为先锋,破了占城,一举将交趾郡的土地向南增加了数百里,此次灭陈,也是他为先锋。

无数的大营连绵不绝,浩浩荡荡的楚军围在洛阳之南。

何秀彻底的慌了。

猛地,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或许是因为求生的本能,他眼眸猛地一张,这眼眸里,竟是闪过了一丝狂喜。

当然,表面上,他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这笑容显得很疲惫。

他沉默了片刻,又道:“立即给洛阳传书,让户部要在一个月之内,拟定一个方略,大陈要鼓励商贾在大漠之中牧马,这里有广阔的草原,现在已没有了多少胡人,商贾们可以以牧场的模式,圈占土地,招募流民,所有迁徙的人口,朝廷都需予以一些奖励,甚至,可以允许他们出关之后,购置火器进行自卫,从前的时候,即便击溃了胡人,可过了数十年,等到胡人又重新繁衍起来,他们又会成为关内的大害,可这样的情况,从今日起,再不能发生了,胡人可以牧马,我们汉人也可以牧马。胡人可以骑射,汉人也可以骑射。将来,关内对牛马的需求,只需不断的增长,那些士绅们,不是抱怨着大量的佃农不肯种地,宁肯去工坊吗,那就让他们购置牛马代替人力吧。”

一个胡兵冲入,随即……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胡兵挥舞着刀,疯了一般的跃入壕沟。

只是这壕沟过于宽大,战马直接摔入壕沟之中,倒地的胡兵忙是捡起刀站起来。

“守住!守住!”俊秀的脸,已被血污所取代,陈无极已如血人,他提着刀,身后浩浩荡荡挺着刺刀的人,随他一起杀入胡人最密集处。

他紧张,身边的老兵竟也有些紧张,更别提那些新兵了。

陈凯之的目光中,亦是杀意涌现。

“明白。”陈无极颔首点头:“请陛下放心。”

马蹄在轰鸣,这千军万马所发出来的震撼蹄声,一次次敲击着大地,以至壕沟里无数的土屑哗啦啦的落下,一个个官兵顿时满是土腥。

原先胡人对于陈军的称呼,已经变成了汉军。

这是阴谋啊。

他倒是能对苏叶的情绪感同身受。

苏叶正色道:“老臣在西凉朝中,也知悉一些机密,虽然国师和胡人合作,许多事,并不愿告知老臣,可老臣自有一些得知机密的渠道。据老臣所知,胡人一直都有密使,在和各国密谈,他们的目的,是引出陛下,随后……勾结各国,以保护大陈的名义,向大陈进击。”

陈凯之皱眉:“此事,朕也略知一些。”

他们当然会毫不犹豫的起兵,立即侵吞大陈的疆土,一则兼并大陈,壮大自己,二则,也防止胡人深入大陈的境内。

而这时,陈凯之已掀开了帘子,进入了大帐。

如此,方才大功告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