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址 > 第133章:悲歌易水

第133章:悲歌易水

圣安娜网址 | 作者:双子星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书房安静,整个崔氏府宅亦是十分安静。

崔意芝闻言笑了笑,彬彬有礼地道,“秦大公子这是哪里话?你和八皇子奉皇上之命前来看望我弟弟,从京城到清河劳顿奔波,孙太医下了马就给累倒了,我自然要有待客之道,尽地主之谊,仔细地款待诸位一番。我是好心,怎么到了秦大公子这里就成了我拖延拦阻了?”

怀疑地问。

崔意芝手臂僵了僵,须臾,轻轻地笑了,“芳华小姐只派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躲过了皇室隐卫,郾城救了武卫将军,也算是救了我。临汾桥被毁,柳妃和沈妃以及柳氏和沈氏摘得清白,至今平安无恙。我就想着你什么时候找我。不想等了这么久。”

“我知道清河崔氏是王妃的母族,所以,我今日才冒雨上了你的马车与你来谈谈。”谢芳华感觉马车晃荡了一下,溅起了水,似乎打在了车轱辘上,她身子纹丝不动,眉目清淡,“我还没嫁入英亲王府,也不算是英亲王府的人。就算我嫁入英亲王府,王妃的母族也不是我的母族。”

秦铮脸色好转,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能够协助柳妃出手,这么大的迫害和刺杀,她几乎觉得是天衣无缝的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紫荆苑的事情自然瞒不住

“您觉得可惜,左相未必觉得可惜”春兰低声道,“如今谁都看明白左相是太子的人了。而大公子和咱们小王爷又不对卯,以后指不定会怎样不省心。”

两个婆婆都如此体贴慈爱,对卢雪莹来说是福气,可是秦浩却如温柔的禽兽,她有苦难言。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孙太医脸色不停地变幻,各种神色都交替地出现在他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放下手,对上首的皇帝拱了拱手。

忠勇侯此时接过话,“皇上不必为这丫头费心了。”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爷爷,我没事儿”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她闭上眼睛,尽管被心血外溢使得心脉疼得力气微薄,但依旧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抱住他,依在他怀里,任他吻着。

事情发生得太快,不过眨眼之间。

“能reads;。”秦铮点头。

谢芳华偏头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纵马疾驰而来,身后跟着大约有一千骑兵,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压住了远处的火光。

二人也敏感地觉得不对劲,点点头,一个挑起帘子,一个撑了伞,扶谢芳华下车。

两名仵作摇摇头。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谢芳华挑眉,铮二公子要什么没有?还有没达成的心愿?不过也是,人活一世,最难满足的便是心,很难做到知足,完成了这个心愿还有那个心愿,总有做不完的事儿。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秦浩微微冷哼一声,但他的声音太小,被嗖嗖冷风吹来,挡了个无形,门房自然没听见,他抬步往书房走去。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有左相这样不安稳锋芒毕露的派系,也有右相这样中立保全的派系,更有忠勇侯府、永康侯府这样世家勋贵谨慎求存的派系,还有英亲王这样保皇得皇室器重的派系,便也有检察院、御史台、翰林院、大理寺这样实权清贵的清流派系。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林七和玉灼对看一眼,起身收拾剩菜残羹。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宋方出了房门后,迎面碰到秦铮,顿时睁大眼睛,“秦铮兄?”

“这是飞雁,杀手门的第一杀手。你在平阳城这么久,你识得吧?跟着他去就是了。”秦铮话落,伸手一指桌子上的药材,“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中了六时伤,这些药是解六时伤的解药。”顿了顿,又道,“如今是丑时一刻了。寅时二刻毒发。你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到杀手门熬出药来救了满门的人。时间有限,所以,现在就出发吧!”

秦铮点点头。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那人又疑惑地道,“我未曾见过英亲王府的小王妃,你可有……”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谢芳华知道二公主、五公主、八公主都早殇,不被她提到也是应当。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车,向里面看了一眼,军营十分安静,但却是在大雨中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不是肃杀,而是死寂,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小姐,这整座山林院落都怪怪的感觉,也许您根本就不该答应他来这里。属下二人怕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护不住您。”春花忧心地道。

天色还早,响午稍微偏一点儿,春花、秋月并无困意,便待在画堂的榻上歇着。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还有皇上

“好,那烧吧。”明夫人咬牙,亲自去搬来了火盆,将卷宗放到了里面。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秦铮撇开脸,对秦钰凉凉地道,“你乐意穿,回头我将这些布都给你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