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下载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643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章:貌美如花

冰清玲 76435

“王妃。”那个侍卫惊住,连连的喊道,显然有些不知道要喊什么,所以刚开始的时间顿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喊出了王妃,虽然王爷还没有跟她成亲,但是王爷对她的特别,大家都是清楚的,她早晚会是他们的王妃。

而她今天来王府闹事,就是在拿自己的孩子冒险,她事先,就应该想到这种可能的。

“已经过去的,就永远回不来的,既然已经耽搁了,推迟了,就让它永远的推迟下去吧。”她的眸子慢慢的从皇上的身上移开,直直地望向前方,没有望向任何人,也没有望向任何的东西,而此刻,她的声音中,却是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

只是,他在那样的情况下,得知了她怀孕,不但丝毫都没有怀疑她,而且竟然还对她说出刚刚那样的话。

凤忆希的双眸微微的闪了闪,一脸无辜,却又故意带着几分刻意的害怕般地说道,她这话,分明是说给蓝岚听的,前面发生的事情,是衬托,后面凤阑绝的态度才是关键。

但是,另一方面,却更是恰到好处的解释了凤阑绝与蓝城之间的关系。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笑声,也知道他是故意逗,一脸懊恼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凤阑绝在听到她那话时,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以前跟她说的话,难道她一点都没有记住吗?

“这个比法是最公平,最直接的,不管你以前学过什么,也不管你最擅长什么,在此刻的这种比法中,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望向众人,慢慢的解释着。

不过,她心中虽然气到了极点,恨到了极点,但是却也只能忍着,脸上还不得不挤出几丝轻笑,柔声道,“希儿放心好了,岚姐姐不会让你的皇嫂为难的。”

这严大人做事,还真是严谨,为了做到真正的公平,竟然直到那侍卫拿了书来后,才将自己的那一本拿了出来,他显然是不想在此之前让任何一方看到那书上的任何的内容。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蓝岚看到众人对上官云端的态度,心中那叫一个恨呀,本来是想要让上官云端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反而让上官云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前面加上南宫雪的迷惑,再加上她无懈可击的隐藏,她相信,应该能够暂时的迷惑过那人了。

那些女人听到她的话,便纷纷的告辞离开。

凤阑绝不放心她,所以,特意把隐留下来照顾她。

“这个问题嘛,不如让大家一起鉴定一下吧。”

她对自己的刺绣可是极为的自信的。

凤阑绝脸上的笑明显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天呢,这皇上难道天天没事干,专管人家的家事,皇上上次的赐婚,已经将原来的上官云端害死了,这次,竟然还要这般残忍的毁了她的自由。

不过,好在,夜无痕对她厌恶到了极点,肯定不会理她,所以,她除了那个王妃的头衔外,跟以前在将军府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只是,他的动作却突然顿了一下,望向了地上柳如絮,犹豫了片刻说道,“你为何不把它用在絮儿的身上?”

“可是,你?”秦思柔微愣,有些担心的望向夜无痕。

再后来,慢慢的母妃望向他的眸子中,便多了几分柔情。

这样,他自己可以有自己充足的时间,而且那些大臣们也觉的皇上如此的相信他们,就会更加的卖力。

“皇兄,祝贺你。”虽然自己心中凄凉,但是看到皇兄神情间的愉悦时,还是不由的低声说道,她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皇兄这般愉悦的表情了。

“王爷多心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也没有必要逃避王爷,不是吗?我跟王爷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凤忆希虽然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她却先表明了她的意思。

“我有痛的权利,我也有忘记的权利,再痛,也会愈合的时候。”凤忆希微微的扫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无所谓的淡笑,来表明着她是真的忘记了。

“说。”夜无痕唇微动,只是蹦出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但是仅仅是一个字,便让所有人的惊颤。

“不要乱说,王爷在这儿呢,就算真有鬼魂,也不敢进来。”苏月情脸色一沉,厉声喊道,只是,脸上却也有着几分不在自,像她们这样的女人,处死个丫头,下人,那是常有的事,哪个身上不背着几条人命。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唇微撇,似乎有些委屈,抱着那茶壶,慢慢的走到皇上的面前,略带不舍地说道,“你也要喝茶吗?你要喝可以说嘛,干嘛这么凶呀。”

“你?”皇后气到抓狂,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只能愤愤的吼道,“你分明是诬陷本宫。”

“皇后,你怎么说?”皇上听到李贵妃的话,双眸微转,望向皇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情意,也是一脸的冰冷。

她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要,她不要那样的事情发生,她不能让那个女人嫁给凤阑绝。她此刻有些后悔,没有跟凤阑绝之间来个什么特别的约定。

若是永远没有人来移动这个柜子,只怕她死在这儿,都没有人知道。

一个小丫头极为乖巧地回道。

“当年夫人吩咐过,若小姐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就把这另一根链子交给那个男人,让他给小姐戴上,若他是真心爱着小姐的,这链子就不会掉下来,若他并非真心爱着小姐,而是因为其它的目的而娶小姐,这链子就根本戴不上去。”李妈喃喃的低语道,“另外一根,夫人已经给小姐戴上了,但是这一根,要等到小姐找到她的心上人,另外那根链子一般人倒是可以戴上,只不过,用不多久,就会掉下来,但是这一根,除了那个真心爱着小姐的人,根本戴不上去。”

“恩,知道就好。”老夫人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唇忍不住的轻颤,微动了几下,才终于发出了声音,喃喃地低语道,“这,这条链子。”

“来人,拿些吃的来。”凤阑绝的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

而且这古代有一种说法,若是错了这时辰,就不吉利了。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皇爷爷言之有理,这皇宫这么大,这几人个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找到国库,而且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对国库那么清楚,所以,只怕真的是有人指使,将他们带进皇宫,而且把国库的情况事先告诉他们的。”二皇子看到那几个黑衣人都被太上皇吓住了,心中暗惊,双眸微转,连连开口说道。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奶奶,这种事又不是雨儿说了算的。”上官凌雨红唇微翘,故意的娇嗔,一脸的羞涩,但是双眸中,却是带着几分明显的得意与兴奋……

“雨儿,一定要争气,为我们将军府争光呀。”老夫人再次叮嘱道,脸上是满满的期待,唇角也绽开满满的轻笑。

先前对上官云端避之惟恐不及的女子们此刻却都走到了她的身边。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她突然发觉,醒过来,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特别好。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而房间里,秦思柔发现夜无痕离开后,也慢慢的向外走去,叶寒微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外走去。

而这个男人,若不是真心的爱着她,只怕也不会那么快就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

上官云端愣住,突然意识到,凤阑锐对玲妃的尊重与顺从。

若不是那天凤阑绝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只怕到现在都还不能发现他的们的阴谋。

毕竟刚刚所有的人,都被她的举动惊滞,凤阑锐这个时候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若不是他自己心中有鬼,又敢能中了她的计。

“绝王,这本是游戏,大家娱乐一下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不如这事就算了吧,总不能真的让夜阑国的大臣都做出那么不的事情吗?”皇后看到如此的情况,心下也是暗暗担心,遂略带陪笑的开口求情。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她只是站在主子身后,便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压力,夹杂着太多让人恐惧的寒气。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皇上此刻的心思也是跟其它的人一样,都以为绝王是被丞相说中了,无言以对了。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云端儿,竟然别人不相信我们,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证明一下呢?”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甚至都没有看皇上一眼,而是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等不到他们,又折回来的依琴与流萧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皇上也来了。

她此刻离四夫人有些距离,而且她不懂武功,扔出去的针并没有太大的力道,虽然剌中了四夫人,却也不会太痛。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上官云端的话语刻意的顿住,看到那个女子微微的一怔,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迷惑,她的眸子再次扫过其它的在场的众人,再次慢慢的说道,“你们,谁以能够保证嫁的一定是所爱的,嫁了一定就能幸福?”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上官云端,那眸子中的怒火,似乎狠不得立刻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他以前可以容认她,但是她若是做出伤害云端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容认。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先进宫。”上官云端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便急急的喊道,此刻,比起那皇位的问题,她更担心太上皇的安危。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凤忆希忍不住急急的问道。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对了,你想办法让人去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送过去,先把她们带到母后这儿吧。”一切收拾妥当后,上官云端刚要出房间时,突然想起那两个宫女,再次吩咐道。现在,也只有皇后这边还是安全的。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众人都以为,她是吓傻了。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脸色微沉了一下,再看到凤阑绝竟然不等他开口,就转身离开了,双眸中快速的漫过几分冷意,但是却更快的掩饰了下去,望着凤阑绝离开的背影,略略带笑地说道,“既然四皇弟跟已经定了的事,朕自然不好阻拦,希望西兄弟玩的开心。”

“呵呵。”凤阑绝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只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笑意,双眸微闪了一下,这次慢慢的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他这个时候,这么做,只是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对本王绝对的忠诚,第二,就是对本王的绝对的不忠,他到底是哪一种,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那些侍卫,连连应着,随即相继离开。

其它的侍卫都离开后,隐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而且还是带着素容一起来的。

看到凤阑绝时,有些惊怕,但是,还没有反应过过来时,便被素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快速的做着什么,更是彻底的惊住,只是,一时间,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反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凭由素容‘蹂躏’。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难道是因为她在这皇宫有了些地位,所以便也多了几分傲骨?!但是身为宫女,那种奴性只怕早就深入骨髓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改变的。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上官云端微愣,好吧,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够厉害,在皇上的面前,竟然能够如此的沉稳,而且皇上都没有开口呢,她竟然先抢了先。

上官傲天的脸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有着难以置信的愤怒与沉痛,想要去阻止她,但是,他与她们的距离有些远,而二夫人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狠,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一边的侍卫,紧紧的扣住了她,不让她动弹丝毫,所以,上官凌雨只能一脸仇恨的盯着上官云端,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活,上官云端只怕早就被她的眼神灭成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