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20章:灵变

曲耀阳始终安静地站在她的床边,看她把桂姐带过来的东西吃得七七八八才道:“臣羽有没有同你说过他母亲的事情?”

曲耀阳刚要变脸,刑俞晴立马打断道:“其实,我跟阿离商量的结果就是,结婚请客太过麻烦了,我们想两个人旅行结婚就好,这才没有通知亲友什么的,我们本来是想旅行回来以后再请大家吃顿饭就行了。”

舒玲玲自是有些尴尬地回了头,赶忙同沙发里的男人道歉:“不好意思!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这位裴经理是刚刚从总部调任过来的,因为她暂时对我们分公司这边的运作情况还不太了解,所以在没有了解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才会这样,让您看笑话了,曲总!”

然后快步过来。

索性早早托朋友帮他买下了这里,及时拿到房东手里的钥匙。

曲家的大别墅内,背靠在大床头的奶奶正眨巴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抬起一只正挂着点滴却多少有些青紫的手去推推面前的小碗,“你自己也吃,别光喂我一个人。”

一说到这事陈副总便开始沉吟,仔细回想前段在公司里与裴淼心相遇时的情形。

这一抬头到好,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口聚集了这么多人,到把她给吓了一跳。

“即使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感觉,你还是要嫁给我为妻?”

那女子又长又黄的头发被一只巨大的夹子随意夹在脑后,一些细碎的边发便从颊畔两侧不时落下。

“这也许就是我跟你之间最大的不同。我爱他,只是因为他是他而已,其他外在的条件都只是他的附属品,他有,固然是好,就算没有,我也一样爱他。”

“唔……好重……”

昨夜的种种,以及今天的一切,都再再提醒着他,他们这对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书的小夫妻之间,关系又大不同。

他说:“那我哥呢?他来了吗?”

从曲家的小别墅里走出来,她才忽然想起自己先前是叫的车,这会山路上没有半个人影,想要下山,那就得走到山下的马路边上。曲婉婉听了,当时自然应允,等到听见门里面两个孩子的哭声和几个大人状似争吵的叫喊声时,这才赶忙奔了进来。

“瞧这都是什么事情!”曲市长摇头起身,背着手就上楼,“午饭之前都不要叫我下来。”

曲婉婉咬唇,转身快步从二楼下去,在茶几前找到那只盒子,打开了,里面果然是一对漂亮的钻石胸针。

在发生了那天那样的事情,他都还没来得及同她解释一些什么,就因为过分的尴尬而临时出差去了马来西亚,本想着一个人在待上几日,等到他想清楚怎么认真并妥善地处理好她同夏芷柔之间的关系,他就回来找她,同她解释,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喜欢她,想要跟她在一起。

他当初是与夏芷柔结了婚,因为一个承诺,他要养她一辈子的承诺,所以他还是给了她名份。

严雨西弯唇哄着,就见沈俊豪跟曲耀阳两个人从观景楼的方向出来。

“有什么好谈的呢?”夏芷柔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仓皇,“咱们什么都不用谈,耀阳,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都没有办法离开你的。我爱你,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爱你,你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让我伤心的话,行不行?”

“可是我……不想要伤害她。也许刚开始的接近确实刻意,可我现在混乱得很,我有愤怒有难过,看到她被人打、看到她哭,我……心疼……”说着,他一拳狠狠砸在车顶上面。

“他说他要养我,他那时候的模样那么诚恳。”

他一夜未睡,也许多多少少,都含着点猜测和含沙射影的味道。

这一回她用的力道极狠,曲耀阳几次伸了手去抓她,可都叫她轻易躲开,又怕真的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只得住手站在原地,看她红着脸颊怒目望着自己。

“我上来看看淼心,刚才省纪委的张太太说看见她脸色不好,好像上楼来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裴淼心才给好友苏晓挂过去一通电话。

裴淼心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他只是喝了我一杯放着安眠药的酒,那杯酒我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喝的,可是不小心,被他都喝下去了。刚才我离开的时候他只是睡着了,我本来想打电话叫他妹妹来看看他的,可是他妹妹的手机关机,你知道的,我离开a市已经那么久,早就没有什么朋友……”

小家伙唱完了歌便凑到他的跟前,“太爷爷,芽芽乖不乖?我唱的歌好不好听,你喜不喜欢?”

他被她的怒容逗得一笑,连忙举手,“别,你可别对我生气,我压根儿对你就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易琛边往前走边脱衣服,待到旋身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上半身的衬衫已无,露出内里线条分明、肌理明快的胸膛。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洛佳转头看她,副驾驶座上的裴淼心已经掏出电话,一边着急打着电话,一边转头看向洛佳,“洛佳,我们去国昌路好不好?我、我有东西落在曲家了,我想过去拿。”

从上午等到下午,直到日暮,曲家的这一家子,竟是一个都没回来过。

他记得她的隐忍还有痛苦,他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个成年的姑娘。他只是没有想到,在自己冷落了她那么多年后的今天,到现在,她一个男人都没有。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把扯开她身上最后的遮蔽物,大手熟稔地抓握上她其中一只,下方紧紧贴着她的,一前一后开始运送。

所以她跟曲市长商量的结果就是,聂家的亲事可以黄,可以曲耀阳的资质和条件,他完全可以再找其他更好的女孩子。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这一下裴淼心不好再追问什么,等到曲臣羽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她这才站在门边盯着浴室的门看了好一会,直到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她这才转身下了楼去。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裴淼心也不说。

裴淼心没大听懂,“张太太的意思是?”

“大叔,谢谢你。”原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从来都未走开。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从前的你也像她这么无畏无惧,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了,没有那么多犹豫。”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曲耀阳侧过头去看女儿,一向懂事听话的小东西,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行了,身体有些发烫。

他的声音清清悠悠的,带着满满疲惫的情绪,穿过话筒,最后才飘忽进她的耳里。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起身到梳妆镜前重新装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一会儿就要开始晚餐,到时候便是所有人给爷爷祝寿送礼的时候,曲家未必真就有人关心了她的去向,可是曲臣羽若是不见,定会上来寻的。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裴淼心失声轻笑起来,“没,挺好的,还是大美女一个,我要是男人看你这梨花带雨的小模样,早把你潜规则了,知道么?”

“妈,我想跟裴淼心结婚。准确的说,我想跟她复婚了。”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独自躺在床上,曲耀阳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觉。

“臣羽!”这一声呼唤,曲耀阳已经赶忙揽住弟弟的肩头,只希望他能快速冷静下来。

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婉婉,你男朋友呢?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没有道别没有问候,他兀自拉开庭园外的栅栏门,他的车就停在外面,出了去,车灯一亮,便安静消失在这夜色里。

裴淼心穿着大件的熊猫t恤睡裙站在那里,半开放式的厨房门前望他,他也回头,轻咳两声看她打开冰箱拿出水壶为自己倒了下半杯水,然后就当没看见他似的转身又打算进屋去睡。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芷柔的心早扑扑跳个不停,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如果不爱就不要靠近她的身边,不要再害她动摇,也不要害她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也丧失了,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远离换来一条生路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尽管她现在仍然没有办法真正毫无保留地爱曲臣羽,可是曲臣羽爱她,很爱很爱,她知道自己此时决定嫁给他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公平,也极度自私,可是她已经无路可走——不想要跟芽芽分开,那她就只能接受曲家的建议留在a市,而留在a市就注定了会与曲耀阳有牵扯不断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