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是我的欢喜 > 第51章:方圆难周

我连忙收起了结界,累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上,有气无力的对张兰兰说道:“兰兰,这就算完结束了吧,那个厉鬼不会再出来祸国殃民了吧?”

我诧异的回头看了看他,只见他并没有玩笑的意思,而是一本正经的又催我们赶紧走。

我皱着眉头,可能继母是发现我现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所以也就适时的止住了接下去的话。

这个陆雅,自从上一回我们两人因为宫一谦迷上那个被鬼鬼魂近身的女人以后,难得的同仇敌忾合作过一段时间,可是我们毕竟是两路人,因此那件事情解决了以后,我们又各自桥归桥,路归路了。

不会吧,看着张兰兰拿木棍去捅那个小女孩,我疑惑着看向她们,这可不是街头打架,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就用,这些武器对于鬼怪来说是不起作用的。

“别怕,木棍上有道家特制的杀妖药粉,她的身上沾上了药粉,法力已经消失,不要怕。”

“这个屋里到底是何人所建?怎么我感觉这个房子就是一个鬼屋呀!”

他正对我们阴森森的笑着,仿佛我们就是那粘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我百忙之中抬头看了看窗户的方西。只见刚才被张兰兰的桃木剑打中的那个怪物。他又站到了窗户边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这样的,购买一万我已经听说,过了无数次,每一段差评的前面都是这样开头的。因此我一点也不奇怪。

然后那些掉落在地板上的手,直接就变成了粉末,然后化作一滩水,溶到了地里面。但是那些鬼就像是不懂的害怕也不知道痛一样,在被戒指切开的地方又重生出了肢体,但是那个鬼竟然直接用自己的獠牙,将手给咬断,然后任由它化成粉末,再长出来。

我真觉得一阵无语,像戒指这么好用的东西,就偏偏要有这样的副作用。

简直就是要疯了,长长的头发围绕着我的脖子,剩下的一些竟然跟我的头发一起缠在了一起,然后直直的就往上拉。扯着我的头皮都疼了,却一点儿停手的意思也没有。我连忙用手拽住自己的头发,生怕一会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东西都能直接将我的头皮给扯开。

离子木换了一个姿势,顿了顿又说道:“所以好多来我这儿的男人,女人。都宁愿自暴自弃,也不想留下什么伤口。更别提在梦中用这种微微的痛觉来让人清醒了。”

一阵铃声在我们耳边响起来,我一下子从梦中被惊醒。面前站着张兰兰,她手中举着一颗巨大的铃铛。

宫弦叹了一口气,但是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了。说罢,老板就要走。可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放他走!

局长听了我说的话,脸色阴晴不定的,甚至有些发红,我知道,看他这个反应,是人发怒的前兆。

应该是阿明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然间就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所以对于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阿明倒也并没有去深究。

那个长的跟宫一谦很是相似的身影,依然斜靠在树干上,纹丝不动。

“张兰兰,你在哪里?”我要继续四面不见人烟的山谷里乱喊,希望在张兰兰能够听到我的呼喊声。

“你呢?林梦,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一回,换成我摇起头来。

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手却及时的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舒缓了我紧张的身体。

“他应该是想要张兰兰的灵气。却没有想到张兰兰并不是普通人。张兰兰应该对他做了些什么,让他老羞成怒,因此他就把张兰兰推进了这个积攒怨气的坑里。”

“那就说吧。”宫弦伸手挽着我额头的一缕碎发绕在他的手指上玩弄着,见状,我的心里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宫弦还有耐心倾听就好。那么黑雾暂时还算是安全的。

“那么你说呢,你想要我如何处置你。”

“我也知道你不是我的姐姐,但是你和她真的是太像了!这也算得上是了却我的心愿了。姐姐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小慧这个时候的话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祈求的意思,只要是个人都不会拒绝她现在的请求的,当然善良的晴雨也是这样的。

听到他的话,我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这时我也顾不上害怕了,心里想着就是害怕也没有用,倒不如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吓的我。

忽然我拉住了张兰兰:“兰兰,不对,你想想啊,我们是住在二楼的,而一楼的构造跟二楼是一样的。这我们在白天里已经检查过了。那么如此一来,一楼也就六间房间,可是你看看我们,从开始,我们检查的已经不下十间房间了。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睡觉睡到半夜。也是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难不成那个声音其实是这些小眼珠子在弹跳……

陆雅歪着头想了想,说:“那好吧,太奶奶。”

寄人篱下的感觉啊。我默默的坐在后座位上,手机滑来滑去都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比较好的唯一两个朋友,一个宫一谦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一个张兰兰离得远。如果只听其声不看其人,那绝对是一种享受,虽然害怕,但是那黄莺般悦耳的声音竟然安抚了我的情绪。使我的心安静了许多。

只是当那个飞天蛮在那歪歪扭扭的演示我吓着她的情景时,倒也是把我逗笑了,也使我不再那么害怕了。

“啊,你怎么不叫了,你叫啊,你叫啊。”那宫装女子见那黄莺不叫了,又拿来一把小尖刀,她用那尖刀去刺那黄莺。

我的心没来由的一紧,突然间一阵的害怕。我推了推张兰兰,然后一下子叫住金龙:“金龙!别,你先别动。我总感觉这里面不对劲。”

于是我一把推开了棺材的盖子,然后将头探了进入,可是令我惊讶的是,这个棺材里面竟然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那股我一直闻到的奇特的香味,不仅如此,还有一些蝴蝶的翅膀散落在原地。

我不知道脚下的悬崖到底是有多深,因为我只是粗粗的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有勇气再看第二次。

我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哭笑不得的看着距离自己遥遥无期的岸边,嘴角好像是被人生硬的扯起一个弧度一样的让人隔应。

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张兰兰,却听见她继续说:“那时候我也很痛苦,因为我恰恰知道你要是三天内醒不过来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在我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陆雅这贱人还穿着婚纱来到了医院里。告诉宫一谦,只要宫一谦这辈子不离开她,她就能够治得了你的病。”

金龙一眼很是嫌弃的表情,将我从头到尾的瞄了一眼,这种审视着我的身体的感觉让我一阵不快。不仅如此,金龙却还不嫌事大的说:“我跟你做个交换吧,棺材里面的女主人的身体早就被毁掉了。你要是肯将你自己的身体给她,那么她就会将解药给你。”

我对着电脑不停的发呆,但是电脑那头的人却一直急急忙忙的。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就是跳出这样的画面,就是觉得宫一谦跟陈媚两人正开心着呢。

张兰兰无奈的陪着我又折回去,当我们回到了房间以后,发现朱咏飞竟然已经不在了。张兰兰气的不行,一直嚷嚷道:“刚才我扔到了朱咏飞身上的那几张符纸,还没来得及画好,因此虽然说是因住了他,但是却困不了多长时间。而刚才我又由于担心你,所以跟你跑了出去,并没有对朱咏飞做进一步的处理。”

意思就是因为这一时疏忽,就这样让朱咏飞好运气好的挣脱开符纸逃走了。见状,我也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般的懊恼起来。

但是很快的,张兰兰立即就安慰我说:“梦梦,你别担心,我能够抓到他一次,就可以抓到他第二次,下次不会再让他还有这么好命的逃脱了,不用放在心上。”

我好奇的走去客厅,发现张兰兰一脸凝重的盯着地上的符纸。有一些符纸已经不见了,还有一些符纸被扯的稀稀落落,更是有明显的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我打开门,不好意思地对张兰兰笑了笑,为了不让张兰兰跟我一起紧张,所以我无意识的用手把脖子上的指痕给遮了遮。

过来的警员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没有继续多问些什么,就把我们当做迷路的人给解救回去了。

宫一谦眯着眼睛宠溺的对我笑着说:“我昨天晚上接到你的电话以后,只听到你说你在人民桥上,到后面,无论我怎么呼叫你,你都没有再回应我。我觉得事情不对劲,于是我就匆匆忙忙的开车直奔人民桥,等到我赶到时,远远的就看见你被两个黑衣人给拦上了车,那辆车没有挂车牌,想都知道一定有问题,于是我就一直跟着在你们后面。”

张兰兰吹了一个口哨:“是呀,那天晚上还不是我打电话给他,不然那我想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之前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却联系不上你,于是我就只好打电话给他了。哼,就他把自己说的自己跟个大功臣似的,后面还不是靠姑奶奶我。”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于是张兰兰又重复了这个动作,也还是没有人开门。直到我转头一看,我才发现有一个男的就那么站在我身后。

张兰兰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时不时转过头来看我一眼,还略带无语的问了一句:“想好办法了吗。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先看会儿电视。”

我满肚子不理解,走到了电脑旁,抢过鼠标,打开了刚刚我们聊天的那个文档。

就是作茧自缚,我也要探个究竟。

“小妹妹,我们玩什么呀?”大明看了看周围,这里除了大树之外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了,难怪她会觉得寂寞呢。

我以为看到这些,我会泪流满面,可是我也仅仅是心微微刺痛,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感觉。痛却一闪而过,痛过之后也就没了感觉。

“咚咚!林梦,你在房间里吗?我有些东西想要给你,你在不在方便我进来吗?”吃完饭,我正好在房间里面休息,突然听到了从外面传过来的声音,听到是宫一谦的声音我有些惊讶,不过同时也在疑惑,他这么晚了到她的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情呢?

“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补的?你年纪轻轻的需要这么多补品做什么?还是你心里有鬼觉得自己身体太虚弱了,你身边不就只有我一个男人么?难道连我一个人你都满足不了,所以需要靠这些补品,来维持自己,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钟明,你确定你所言为真吗,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本宫要找的那一男一女是否与你有关。”

我的异常立即被宫弦发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道了一声:“不好。”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立即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然后再一手拉一个,拉上了我跟兰兰,再伸出脚来对着蓝先生的身上踢了一脚,就把蓝先生踢进了他划上的圆圈里,同时也将我跟兰兰放了进去。

“确实是够逼真,若非如此,也就起不到效果了。”大陈连连点头,然后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一把稍微大一点的弹簧刀。我一看心里不禁抖了几抖,这不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段情节中大明手持的刀吗?

如果他在这里的话,是不是我就不用陷入困境之中,是不是有他的帮助,我就可以很轻松的应对这些差评的事情了。

正当我的心狂跳着,有人在我的耳边细细的吐气,这种熟悉的感觉令我心安不少,心中也狂喜。

我知道按照以往的惯例,在满足他的需要之前,我别想从他的嘴里得到我想要知道的消息。我也只好由着他……

他慵懒的靠在床头,心满意足的拿着我一缕头发在玩。

不知道是大妈人就本善,还是我的钱起了作用。只起码比大妈很是热情的说:“没问题呀,就是我们这乡村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如果二位大妹子不嫌弃的话,那就回屋去稍等一会儿,大妈马上就帮你们准备一些吃的。”

我连忙缩回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会害怕起这么一个小女孩来。

“进来吧。”我淡淡的朝着门口说道,实在是不想过去给陆雅开门。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是。”佣人应承着去了,我便到了池边看那些锦鲤。我的感动还没累积多少,就听到头顶上传来宫弦淡淡的一句:“真笨。”

瞬间我内心的感动的情绪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走到了外面一些,宫弦突然转回头,在手掌心中凝聚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要往那个小鬼魂的身上打过去。

张兰兰坐在我的旁边,见到我忙的焦头烂额。反而一阵没良心的坏笑:“咳咳,本小姐最近喜欢喝乌龙茶。”

丹凤嘟囔了一声,然后关上了门,手在脖子的旁边无意识的抓了抓,血迹斑斑的。这一幕看得我心惊胆战,连忙出声阻止道:“丹凤,你在干嘛啊!别抓了,都是血!”

“嗯…我想想,倒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今天中午吃了洋葱……”

沈小姐跟我之前碰到的买家都不一样,她不是自己使用了货品出了问题,而且给了她的闺蜜买的东西。结果因为问题严重,导致人家闺蜜的老公都找上门来了。

我拉着张兰兰上了的士,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后座位上面。然后从我的口袋中拿出了我之前用笔记好的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张兰兰对他们说道:“老板老板娘,不好意思,我们有事要先走了。”

听到此,我与兰兰彼此对视了一眼,这个倒是个有用的消息。

我接起电话,王先生焦急的声音传来,“我们家欣欣大事不妙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说完他就焦急的挂了电话。刚才的电话里我除了王先生的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欣欣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小月还是愣愣的趴在手臂上,大大的眼睛眨呀眨的。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冲到小月的面前,一把将她的手往上一拉。总算是没有什么眼泪弄到上面去了。

可是就在我叫唤了一声以后。忽然,我立即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了。因为我觉得我撞上的是人。

我叹了口气说,“难怪她运气会那么好,我们怎么办?”

好险,我差点就死了……

他走后张兰兰也紧接着进来了,她身后还带着十几个人。大家拿着棍子和绳子纷纷问道,“哪呢?欣欣不是好好的坐在地上吗?怎么就发疯了?”

我也有些烦躁了,睡意不断的席卷上我的大脑,但是意识却异常的清醒。我没有办法,只好平躺着睡了一会。真羡慕张兰兰,直接喝了点酒,什么事情都不用想了。

不敢回头,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空调。想要想方设法的去把空调的插座给拔掉。拔掉了就好了吧,就不会那么冷了,我一边搓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边想到。

这下我是真的欲哭无泪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朱咏飞仍然还在朝着我笑,咬着牙齿恶狠狠的说:“报仇,不然,死。”

“怎么又发生这种事情啊,这段时间是怎么了,谁跟这些动物过不去呢?”我满满的疑惑。

s市的这些离奇的动物死因,国内的动物保护组织,以及当地的公安都行动起来。但是自己几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线索都没有。

此事怎么想怎么让我觉得透着古怪?

我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疯狂,决然的看着自己脚底的深渊。

可是一心求死的我,直接无视把他眼里闪烁着的威胁,语气里透着的压迫。

“我……”

没想到我还没有去找品香梅,她倒找上了我。确切的说是我今天又接到了一条差评。就在我准备下班的时候,一条差评就这样烦人的出现了。

没想到这个客户却忙着呢,说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详细解说,让我明天再跟她联系。

怪不得我觉得她跟宴会上辩若两人呢。原来之前她的常识都是从那些男人身上得到的,虽然我并不知道怎么男人跟她春风一度以后,就能将男人身上的知识传到她的身上。

甚至杨美玲都还没有用点心来诱惑张兰兰,张兰兰就已经缴械投降,直接奔去敌方的阵营。跟杨美玲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说道:“是啊是啊,还不乐意了。桌子上的面霜护肤品化妆品多贵呀,你还不好好珍惜,快坐好了。”

我自己都还在流浪,怎么能给动物一个家?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哪敢继续退缩。生怕张兰兰这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都离我而去。于是张兰兰一边倒数,我马上就对她说:“你等等!我现在就开!”

当我站在窗帘旁边的时候,我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窗外面的阳光正好,虽然不至于将大地烤熟,但是这股浓烈的阳气我也还是能感觉的到的。

我的话音刚落,曾大庆就转过头来了。他这么突然的一转头,导致在他肩膀上像蛇一样的程凤整个脸都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

上次跟张兰兰在那个络新妇那边的时候也是遇到了鬼打墙,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宫弦来把我带出去,可是这边是寺庙。所以宫弦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我有些蒙头,但是还是在小月的搀扶下站直了起来。只见小月一边扶着我,一边焦急的对我说:“梦梦,梦梦。你怎么了?你怎么能就这样睡在地板上了。地板多凉啊,要是想睡觉回房间睡不好吗?还是你身体哪里不舒服吗。难道说你是晕倒了?”

夫人也柔柔的笑了笑,然后点点头说:“那好,你们回去休息吧。我跟先生也回房间去了。有什么事再找我们。”

我简单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明亮的手机屏幕,思绪越飘越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一谦都快成为我的私人司机了。我本身也是特别愿意的,就是陆雅这个疙瘩总是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

不仅如此,它还一闪一闪的……

丹凤只是苦笑一声,然后就走去了厨房,留下我跟这个紫色的花朵面面相觑。而此时这束紫色的花朵却也仿佛就是跟花瓶中的一部分一样,牢牢的跟花瓶贴在了一起。

声音就是从花瓶里面传出来,无论如何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了的,到底是里面的花朵?还是那个诡异的花瓶。

自从我入职淘宝这些日子以后,处理的灵异事件越多,我的心里就越来越没有底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难道已经让一部分的妖魔鬼怪入驻人类所生活的空间里了吗。否则怎么我遇到的都是这些灵异不符合常理的差评。

大明不语,他也无话可说了,这个险他也是不敢冒的,不能因为他的这一份侧隐之心而让日后的人们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我看了一眼曽小溪,只见曽小溪咬了咬嘴唇,面露震惊,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但是曽小溪也不傻,我猜到她给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因为宫弦给曽小溪和曾大庆的药水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曽小溪当然就不会在这无意义的拖延时间了。

程秀秀竟然有一些表示,我自然也乐意给她一个台阶下。毕竟最后互相耍脾气,我们两个谁都吃亏。

真的要求到他吗?我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我想到了那一晚,我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天上那一点点微弱的星光不足以照亮,我那深一脚浅一脚下山的路。

我要给张兰兰一个最好的环境让她好好的休息,至于回到宫家,那是我的家,自然是要回去的。

我扫了一眼我的周围,这里是监狱,想来冤死的人不少。整个监狱里随处可见四处飘动的小鬼。他们有的还没有到投胎的时辰,有的不知为何不愿意去投胎。时间久了,整个监狱里随处都可见到许多鬼魂。

于是我强迫自己不去看窗外。但是那种一直被人盯着的感觉却还是那么强烈的。

更重要的是,我发觉那种被人紧盯着的感觉也没有了。我连忙看向了窗外。那双通红通红的眼睛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他害怕这中药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可是看来我的想法早就已经被厨师给摸透了,他冷冰冰的看着我,对我说:“别想打什么歪主意。这三天你们就住在这里。吃的东西就只有骨头汤。你们爱吃不吃。”

对方总算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对我说他十分钟以内就能到。还没等我回话,他就挂断了电话。

正当我看得入迷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将我的注意力拉回到桌面上来。

“你在干什么?”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令我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看多了鬼片的我知道那里常常是鬼怪出现的场所。我不知道这出现的异常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舞池里的别人而来的。

后来听管家说,宫一谦出门口,连车也没开就直奔原来常去的酒吧了。他和陆雅尾随而去了,只是不敢离的太近。宫一谦进了酒吧后,过了一会儿她才进去了。一进门,就看见宫一谦坐在角落里喝着一瓶朗姆,直接对着瓶吹,杯子被他扣在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