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元方季方
作者: 黄杰HJ章节字数:70244万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这个臭小子,弄个婢女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往日他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准跑到朕跟前来显呗,这次倒是例外了,朕不但没见到那个婢女,这些日子连他的人影朕也摸不到了。”皇帝笑骂了一句。

灵雀台一时间

“皇叔,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也曾经教导过我啊,我不能辜负您的教导。”秦铮懒洋洋地道,“的确是我打的燕亭,那日他和我抢酒,我就打了

屋中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闻。

春天的皇宫肃穆庄严,隐隐花粉清香。

谢芳华垂下头,不搭他们的话。

这一世,前尘尽解,原来是他求了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才使得她重生一世,让她能守住她所要的,与他重续前缘。

为何非要持守着规礼不能放肆一些?

谢芳华抬头看向头顶,伸手向上一指,“你们、我,都是从那处死门掉下来的,我们就打开死门再出去。”

不多时,云水悠悠醒转,发现自己坐在马上,四周都是轻骑,他慌乱地回头,见到身后坐着的言轻,才定了定神,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秦钰“哦?”了一声,“齐皇子这是作何不承认自己身份?北齐和南秦邦交甚好,你来南秦,是南秦的贵客。”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脸色发沉,对侍画、侍墨吩咐,“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回城去京兆尹的衙门报案。”

“我如何相信你?毕竟只有你们在这里,四下没有别人。”孙卓又道。

谢芳华睁开眼睛。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刘侧妃知道秦浩今日不在府中,而且府中又封锁了消息,自然还不知道英亲王府大门口闹的那一场,只得将过程简述了一遍,尤其是秦铮要挟英亲王写了字据立约重点说了。

刚拿起盐罐,秦铮开口,“那是糖。”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金燕、燕岚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酒楼,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和英亲王府的护卫,几百人合在一起,浩浩汤汤,离开了小镇。

“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除了皇宫皇上的桌案上有,英亲王府二公子的书房是独一份。”温书爱不释手地摸着砚台和宣纸,好像遇到了宝贝,对谢芳华道,“二公子给了我一个任务,先学写他的名字,用各种字体,虽然这有点儿难为我,但是为了用到这砚台和宣纸。到也勉为其难。”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郑孝扬也不说话。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吴权领着秦铮等一行人来到韩述所住的房间,韩述房门口,有几名侍卫在看守,见秦铮秦钰等人来了,立即让开门口。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这雨下得这么大,目前还没有停止的势头,我在军营,便收到了各地递上来的加急奏折,堆了一堆了。”秦钰道,“如此灾情,怎么能置之不理?接下来我要处理灾情,没工夫理案子,交给你最好。”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小姐,这整座山林院落都怪怪的感觉,也许您根本就不该答应他来这里。属下二人怕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护不住您。”春花忧心地道。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明夫人一怔,骇然道,“芳华,这可是我们谢氏暗探所有的暗综,承上启下,几百年呢,你如今都烧毁,那以后再想查,可怎么办”

谢伊立即扶住她,喊了一声,“娘。”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这自小养成互掐的习惯,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哪怕秦钰做了皇帝,秦铮在他面前,也是一个样。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那辆碾碎了情人花的车。”秦铮说。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英亲王妃顿时看向外面。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无碍的。”谢芳华道。

“认识却猜不到,猜不透,才最是糟心。”秦钰放下茶盏,“不过幸好伤亡不大,这一回,没折了我的根基和谢氏暗探的根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如今你我在京中,再鞭长莫及,余下的,交给李沐清和秦铮吧。看看他们能否查出背后之人的身份。”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秦钰沉着脸,对外吩咐,“小泉子,备马。”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谢芳华摇摇头,“要看你伤口的恢复情况,这个事情我不能对你保证,任何一个医者也不能保证,但是,以我的医术,我能做到恢复十之**,不近看,看不出来。”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谢芳华见她决心已定,再劝看来也是无用,便将秦钰、秦铮与她三人暗中铲除北齐在南秦的暗桩,以及谢氏暗探查出的名单里隐晦地牵引了荥阳郑氏之事说了。

过了许久,金燕抬起头,对谢芳华道,“如今时候,我觉得更不宜对荥阳郑氏打草惊蛇。所以,大长公主府与荥阳郑氏这一桩亲事儿,必须成。我必须嫁到荥阳郑氏去。”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秦钰闭上眼睛,“就算不为情,她也是我的表妹,我心何忍。”

“秦铮这时候应该也能得到消息了。”谢云澜抿了抿唇说。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其余三人闻言,与她一起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是啊,我亲自来接她入宫,能处处照应些,皇宫诸事烦乱,我怕她不适,有什么不妥。”秦钰微笑。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谢云澜忽然偏过头,笑了起来。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舅舅从漠北让人捎回来的方子管用,吃了几天药好多了。”谢墨含笑着回话。

“娘,您气什么?我大哥有本事,也是咱们英亲王府的光彩,他光耀的也是咱们家的门楣,光耀不到别处去。他的确大不过皇子,但他也是宗室子息,他有了出息,皇叔和我爹脸上也有光。”秦铮无所谓地笑笑,“您亲自出马,给大哥将卢小姐娶回来,大哥得感谢您不说,卢小姐进门,孝敬的也该是您这个嫡母。”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以后这京城再也没人觉得儿子和大哥不和了,您看,我连妻子都帮他娶了。”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还睡不睡?”秦铮低声问。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几天?”谢芳华见他手微微松了,她拽住被子挡住自己。

秦铮忽然撇开头,声音暗哑,“你看够了没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244条评论
  • 最新评论